欢迎光临本站!祝您生活愉快!

人人看小说网

当前位置: > 免费精品小说 >

精品小说《爱上一只鬼》全文免费阅读

时间:2018-01-01 17:36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爱上一只鬼》第一卷第19章 叶群来意叶群不负所托,继续懒洋洋的道:你是驱邪师对吧?其实我这次来找你,是想请你帮个忙。 闻言,我立刻心头一震,如果说以前,我恐怕还需要想

  《爱上一只鬼》第一卷第19章 叶群来意叶群不负所托,继续懒洋洋的道:“你是驱邪师对吧?其实我这次来找你,是想请你帮个忙。”

  闻言,我立刻心头一震,如果说以前,我恐怕还需要想一下,但是现在,我根本不用想,不过脸上。

  叶群点了点头,“我爷爷跟左家有几分交情,左家最近遇到了一点麻烦,你懂的,我们赶尸人对付尸体还行,对付那些邪祟,还是差点的,所以我受左家所托,特地帮忙给他们介绍几个厉害的驱邪师,我觉的你就不错,并且左家有承诺,不管事情最终如何,前去的驱邪师,都有五位数的定金可以拿。”

  之前左家的掌舵人,左青云企图花钱买通我,只是被容麒破坏了,难保叶群不是左青云的第二个说客。

  “我拒绝,你应该能看得出来,我很年轻,这一行说白了就是经验跟道行,我没有这个能力,所以不打算去白白送死。”

  叶群无奈看了我一眼,“我觉的你还是很有能力呢,小小年纪就养那么厉害的鬼,呵呵,算了,不说了,你还是考虑两天吧,如果改变主意就给我打电话,这是我的号码。”

  乘我不备,叶群居然从我的口袋里,掏出了我的手机,然后飞快的输入了一串数字,在拨通。

  叶群把手机还给我,自顾自的摇了摇他的手机,根本没给我任何拒绝的机会,就转身走了。

  这个叶群,从他刚才的表现上,我隐隐猜出,难道他这样接近我,就是因为好奇我身上的鬼气,以为我养着厉害的鬼。

  等一下,也不对,左家知道容麒的存在,为什么叶群不知道,难道,左家的事,叶群真的没有掺和多少。

  但是我左等右等,容麒一下午都没有回来,不会出什么事吧?我看似平静,实则内心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渐渐焦躁了起来。

  我不知道杜宇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打电话,但既然已经是过去式了,再加上崔婷婷那个悍妒的女人,我不觉的跟杜宇私下有什么接触是好事。

  我一回头,整好看到杜宇拿着手机,正用一双复杂难耐的眼神,看着我,有点忧桑,有点自责。

  下一刻,杜宇突然这样说了句道歉:“我对当初不负责任的事,向你道歉,只是可能你已经不稀罕了。”

  大概在杜宇的眼里,我一直也是高攀了他吧,所以他觉的甩我理所当然,不用负担任何谴责,但是刚才看到叶群的出现,似乎又刺激到了他的哪根神经。

  我讽刺一笑,没心没肺的道:“无所谓啦,大家都年轻,谁大学时期没几段狗血恋情呀,权当步入社会前的预热,反正我现在是一点都不难过了,再说,我现在有新男朋友了,他对我很好。”

  “苗儿,你为人还是这么豁达善良,比起来,婷婷脾气就有些骄纵了”

  “你既然选择了她,就是喜欢她的好处多于坏处嘛,现在说这些做什么,好了,我得走了,万一稍后咱俩在一块,整好被你的婷婷看到,她肯定大耳瓜子往上呼,我不可不想丢人现眼,再会。”

  《爱上一只鬼》第一卷第20章 风水师没想到刚走出不远,就见一道月牙白长衫的笔直身影,映入了我的眼帘,容麒就站在一棵大树的阴影下。

  “容麒,你怎么样?”我赶忙迎了上去,越是靠近,越是能看明白他此刻虚弱的灵魂体,几乎都快成透明的了。

  容麒见我这样,虚弱一笑:“苗苗,我没事,就是旧伤没好,今天又连番的动用了好几次鬼术,才会这样,养一养就好了。”

  容麒听出我的意思了,他坚决的摇了摇头:“我不能再吸你的阳气了,在吸就会对你有伤害的。”

  我不禁老脸一红,瞪了他一眼,“你傻呀,学校这么多人,你说吸一点没事,你随便找个人不行吗?”

  我只能点了点头,顺便我也挺好奇他去左家发生的事,于是我们很快又到校外找了个经济套间。

  望着四面的墙壁,跟锁起来的门,我突然有种莫名的安全感,因为在这里,没有人看见,我可以跟容麒畅所欲言的交谈。

  容麒虚弱的躺在床上,平静的看了我一眼,淡淡一笑:“苗苗好聪明,被你猜中了,那天你见到的那个左经理,是左家旁系的亲戚,他把月牙玉交给了左青云,左青云自然知道那月牙玉的意思,所以他没有上交给左世安,而是选择直接毁约。”

  容麒朝我痞痞一笑,“你要想知道也不难,只是我容家的秘密,必须是我容家的媳妇才能知道,你又不跟我配阴婚”

  “我容家的秘密,你的确还不适合知道,但左家的事无所谓,你想不想听,”容麒又恢复他那个贱贱的样子,诱导我。

  容麒又是无奈,又是好笑:“苗苗你太狡猾了,你不想听,我还说呢,不然天下这么大,除了你,谁还会听我说这鬼话呀,不然我会寂寞的。”

  那边,容麒却已经絮絮叨叨的开始说了:“我的确见到了左世安,不过,他的状况似乎很不好,左家,最近很不太平,或者说,左家气术就快尽了”

  “苗苗,我告诉你一件事,其实我活着的时候,是一名天纵奇才的风水师,曾在一百年前,跟左家做过一笔交易,帮他们改换祖宗风水”

  我听的又迷糊了,“你不是死在两百年前的嘉庆年吗?怎么又改到一百年了,一百年前,正好是大清朝覆灭的时间段。”

  容麒点了点头,“我没有骗你,我的确死于嘉庆年,那个时候的朝廷,还是很繁荣的,我死后,一直沉睡了一百年,再次醒来入世的时候,朝廷已经极其腐败,听说连皇帝都被圈禁了不过我们这些奉道的风水师,才不会理会那些朝廷的纷争,我一直都在寻找我要找的东西,期间,我认识的左家。”

  “左家是满清落魄的贵族后裔,我认识他们的时候,他们正穷困潦倒,但是他们手中有我想要的东西,作为交换条件,我强行替左家改变了祖先的风水格局,并且送了他们一箱黄金,作为度过乱世的筹码,左家也承诺,待我第二次入世,会连本带利的还给我。”

  “那你刚才说,左家最近不太平,气术将尽,又是什么意思?”我继续好奇宝宝的提问,但心里已经隐隐有了猜测。

  本网讯(罗世杰)2017年10月1日至8日,在十一、中秋两节期间,新疆阿克苏

  中国交通在线是道路交通安全协会全国实时路况唯一官方网站,致力于交通

  鲁涛搀扶着一位流浪老人过马路 鲁涛曾因追捕肇事逃逸司机而获赠锦旗 近

  制图:沈亦伶 长城下的高铁轨道、全球最长的沙漠高速公路、千年古城的

  德州的林先生是一位装修工人,6月5日上午10点半,他在客户家里装修使用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