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本站!祝您生活愉快!

人人看小说网

当前位置: > 全本言情小说 >

极品农庄小说全文连载 夏青石李雪小说免费阅读

时间:2018-01-02 11:59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作者深海迷途写的小说,挺不错的一本主角拥有特异功能造化之门的都市言情小说,很适合喜欢特异功能书籍的男生女生阅读哦。极品农庄小说书号1958全本连载,小编精选花语书坊(

  作者深海迷途写的小说,挺不错的一本主角拥有特异功能造化之门的都市言情小说,很适合喜欢特异功能书籍的男生女生阅读哦。极品农庄小说书号1958全本连载,小编精选花语书坊(huayushufang)第78~80章节给读者提前免费阅读,看极品农庄小说主角夏青石,李雪,云子墨的故事。。。或许是担心夏青石不久就将离京,云子墨格外珍惜与夏青石相处的每一分钟时光。。。

  “宏总这大半夜的,你这是弄的哪一出啊?还让不让人休息了?”盯着手机约莫一看不过凌晨两点钟,自己还在造化空间里面锄地来,这一通电话打的差点连人魂魄都勾走了。

  “我滴个神啊,我还睡毛的觉啊!兄弟老山参再不拿来,老哥这次就真的要跑路了!兄弟这次你无论如何要帮我啊!~~”

  得,简短几句交代,夏青石脑袋也是一阵发蒙,这老宏还真是给自己当成最后的救命稻草了,自己那天只说答应帮他找找,他还当真了,鬼才知道,那老将军偏偏今天夜里突然病危了,接到一个神秘电话后,老宏只感觉一瞬间天塌地陷,还跑毛的路,整个天一馆四周都是军车,原本是来护送老山参,可是那百年的稀罕玩意,你以为白菜想要就有?

  想起了夏青石,老宏也算是豁出去了,死马当活马医吧,毕竟自己今天落到这个田地,还真的跟他小夏脱不开关系,八十年的你一抓一大把,这百年的也就是多个二十年,你应该不缺吧?

  “不缺,不缺你个鬼!百年的药精已经可以入修行众人的炼丹炉了,傻子才会拿出来瞎显摆,怎么死的都不知道,算了,解铃还须系铃人,拿了人家的欧,再不半点好事,还真的说不过去,去一趟吧!”

  那一袋欧这会也成了烫手的山芋,再加上夏青石还有点私人的事情需要宏达开帮忙,这老货在帝都混的这么好,最起码中药行业,在华夏他已经可以玩的转了,而夏青石的其中一个农业项目就是中草药的种植与开发,说起来还真的离不开老宏这只狐狸的帮衬,毕竟将所有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去找三晋那帮人真的不保险,就像白予曦和瞿澜,人不说自己都不知道,俩妞一开始就认识,圈子就那么大,人一旦联手,吃的自己妥妥的,要是老宏那就不一样了,多一个外人也好相互制衡一下。

  其实上次去天一馆的时候,夏青石就已经在深思熟虑宏达开说的这个用老山参给老将军治病的事情了,但总觉得不靠谱,尤其是这次来帝都又碰到了这么多的武林高手,夏青石更加笃定了外公的说法,没有实力守护之前,那玩意不是奇珍,而是索命的毒药,稍有不慎,被有心人盯上,必然要死无丧身之地。

  出了校门,有两辆勇士军车整齐停靠在一起,老宏赶紧拉开车门冲自己招手,一屁股就把自己攘了进去,环顾左右都是真枪实弹训练有素的军人,半夜三更,难怪宏总这么紧张了,这架势就是谁只怕也要吓出三分魂去了。

  “二位,保密需要,委屈一下!”其中一个军官一脸严肃的对着俩人交代了一句,便示意手下给夏青石和宏达开一人套了一个黑色头套,黯淡无光,音色全无,就是一通漫无目的的七拐八拐,全程老宏都是紧张的不停搓手,而夏青石早就神魂飞到了造化空间继续种地去了,到了地方都是老宏将他唤醒的。

  “我操!弟弟,你他妈还真是大条了,这小命都快没了,你还有心思睡觉?”宏达开也是被夏青石的天真无邪给彻底打败了。

  整个流程基本上是和上次去李雪外公医治的地方一样,所以夏青石已经有经验了,李雪的外公不过是副国级领导人保密需要就那般隆重,更何况宏达开说的这个开国百岁老将军了,担忧也是无用,该走的流程一个也少不了。

  “东西带来了吗?”二人直接被人领着进入了建筑物内部,直到进入了病房外围大厅才被摘下头套,所以还真的没有看清楚这到底是什么地方,不过就算是内部也是摄像头铺天盖地,门口一票的荷枪实弹的魁梧军人执勤,就算是来往穿梭的大夫也全都是清一色的白大褂内里绿色戎装。

  环顾周身,夏青石也有些发蒙,一片期待紧张的眼神看着自己,有老有少,不是将星闪烁,就是西装革履,就算是一应女眷也是穿着的深色服装,略施粉黛,与一群男人之中不显丝毫的突兀,整体格调给人的感觉就是压制,来自内心深处的压抑。

  这里的大部分人夏青石不认识,也不可能认识,不过有一个人,每天看电视,这个身影霸屏的次数也是不少,虽然比不上华夏最高的那几个国家领导人,但是他的踪迹也是时常出现在央视黄金时段的七点整。

  “现役副国级领导人?还是活的?我没有做梦吧,居然能见到这么大的领导?这?看起来也是血肉之躯,两鬓有白丝,跟邻家大叔没有什么两样嘛?”

  夏青石细细打量着周围一片心急如焚的家属,完全将主治医生的问询给自然忽略了,虽然自己对于仕途并不热心,但也不妨碍自己有崇拜的偶像不是?眼前的这个五十多岁的中年男人,主政一方,推行健全法制,严惩腐败,大打环保科技,落实民生,哪一项都是人们茶余饭后的善举,实打实的明星官员,关于他的传说实在是太多了,哪个男孩不曾有过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梦幻,夏青石也不例外,这个男人他做到了,自然就是成为了夏青石他们一代人的偶像。

  这个节目眼上夏青石居然玩跑神了,宏达开当场就要吓尿了,小兄弟你神经还能再大条一点不?人生还有没有下限了?老宏欲哭无泪,怎么把这么个不靠谱的货给弄来了,一会要是让保密局的人察觉出不对,怀疑自己两人要对老首长不利,当场给自己两人突突了,连他妈审判的机会都没有就真的完了。

  一群人面面相觑,就连那个偶像也是有些吃惊,一群白大褂老军医此时也是错愕相对无言,不明白这个年轻人到底是弄得哪一出。

  “这?王院长这是怎么回事?”那个偶像脸色显然不太好看,自己的爷爷老泰山这会躺在里面急需救治,他们反倒弄个小青年来逗弄自己,这都是什么事?

  “宏达开,人参呢?”被对方这么一问,那个为首的年过花甲的老军医脸色立马成了猪肝色,毕竟那天夏青石出了天一馆之后,宏达开当即就打了电话,说人联系上了,现在已经在想法办去弄了,王院长也就当真了,毕竟也只有那么一个救治的办法了,没有老山参,仅凭现在的医疗手段,老将军是绝对活不过百岁的。

  老将军的身份显赫,已经是国家和政党的象征,它的生死牵动着整个国家政党的神经,可以说他的性命已经不仅仅是他自己一个人的了,作为唯一一位还活着的开国元勋,他的存活与否意义非凡,象征性极大。

  当然也是因为他的一众子孙后代此时的身份根基稳固,也绝对不会出现李雪外公的那种吊着命活受罪的情况,真的没有必要。

  “这?这?”几乎是肉眼可见,面对一众直视的眼神,老宏当即汗如雨下,是真正的犹如被水泼洗脸了一遍,就差两个眼珠子落泪,下面流尿的紧张了,宏达开发誓,巴不得这一刻自己的老心脏赶紧骤停的好,这份活罪自己是真的不想再遭受了,压力不是一般的山大啊。

  这个节目眼上,已经把自己弄到火上烤了,跑是跑不掉了,富贵险中求,夏青石也是索性豁出去了,反正老将军这会的状态如果没有老山参已经是必死了,再多自己一个庸医又能如何?

  “你?你一个娃娃能治好老将军?”夏青石此言一出,整片病房外的大厅等候众人再次神情一滞,全都好像掉了耳朵一样“开玩笑吧!”

  “我外公也是老中医,行医六七十载,家传手艺,学了点皮毛,诸位时间有限,不抓紧让我试试吗?”的亏夏青石修行了往生决,这会整个人的气质都变的深沉稳重,要不然面对如此排山倒海的压力,只怕早就像宏达开一样快要到奔溃的边缘了,大厅里面的人,随便拉出来一个去了外面一跺脚,大地都要抖三抖,你以为是拍电影不成?这是真的!

  “孩子,老首长的安危,已经上升到国家和政党的高度了,白天最高领导人还亲自来医院探望,开不得半点玩笑的?你真有把握?”

  为首的王院长这会也不敢有任何轻视的心思了,能到这场合的人谁有那么肤浅,这个场面,这年轻人还敢这么说话,显然是有底气的。

  “三晋鬼手陈沐阳的外孙,有这个资格,让他试一试吧,毕竟时间上也不允许再耽误了,小家伙我做主了,尽管用心去救,结果好坏都不怨你!”

  就当人群陷入一阵期待静默的时候,突然从远处鬼魅显现一道身着白色道袍的鹤发童颜老者,眉须头发皆白,但那一脸的年轻面相还真是突兀。

  “化劲高手!”那人一靠近夏青石就明显感觉到了一股深沉的内力四散,这是就连在自己的外公陈沐阳暗劲后期顶峰的高手身上都不曾感受过的。

  那人一出口,大厅内绝大部分人都不明白是怎么回事,那个偶像和医院为首的王院长皆是神情一愣,随即王院长对着偶像点了点头,后者一脸真诚的看着夏青石意味深长的叮嘱了一句,便率领众人让开了堵住的病房大门通道。

  夏青石刚刚想张口询问什么,那化劲高手率先探手制止,示意夏青石先去为老将军诊治,至于其他的疑惑事了之后再说,当然也不忘了刻意叮嘱一句,他和陈沐阳算是朋友,江湖上的事情,是友非敌,夏青石还真的怕被这么一尊老怪物盯上,既然是朋友,这个场合,那人也没有必要骗自己,当然就算动手,外公说了,他们是养生凡人,自己是修道着,两个生命层次,鹿死谁手还真的说不一定。

  杨晨光,一个声名显赫的老人,曾经的共和国第一代战神,抗日解放援朝,经历大小战役数不胜数,战功更是无法计数,但凡他经历过的战斗,所有的敌人都闻风丧胆,诚心的拜服,勇猛睿智顽强清廉勤政,无数的赞美之词都用在他身上也不为过,这是一个为国家为人民奉献了一生的人,熟读历史的人都知道,老将军戎马一生,刚正不阿,就算是建国后身居高位,也对膝下子嗣管理甚严,五个子女不是大学老师就是科研人员,没有一个从政弄权,直到他自己退休离开权利中枢之后,到了他孙子们那一代,才开始凭借自己的努力可以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从政和从军才被慢慢放开,可以说这样的一个人,走到哪里,无论时代如何变迁,都是要被载入史册的达者先师,其本身存活的意义与国家与人民都是一众无法换算的无量价值

  看着此时浑身插满各种仪器,双眸凹陷,白发斑驳,瘦骨嶙峋只剩皮包骨头,躺在病床上已经昏迷不醒的老将军,夏青石自从踏入病房的一瞬间,就感受到了一股深深的悲意,时光何须如此残酷对待一个为国家和人民造福一生的人。

  一瞬间收起了那副无来由的淡定,一脸严谨的走到老人家跟前,探手把脉,查询经脉肝脏此时的状态,一套流程手到擒来,都是表面工作,小时候看外公给人看病也学了七八分像。

  实际上在触碰到老将军手腕的顷刻间,一股暖暖的真气流动就顺着老将军几尽枯萎的经脉,眨眼间抵达了老将军体内五脏六腑七经八脉各处,夏青石耗费了几分钟的时间,闭目冥思,对老将军此时的身体状体进行了极为详细的勘察,宏达开之前告诉自己的情况没有错,凭借老将军此时的身体状况,要是没有猛药大补,要想起死回生基本上是不可能的,或许下一秒就要失去呼吸也是随时都有可能的。

  “生老病死,转世轮回,谁也终究逃脱不掉,或者这才是无数武林人士血雨腥风都要争夺成道仙缘的终极缘由吧”

  一想起九星连珠,夏青石内心又是一阵无来由的悲凉,老一辈人前仆后继舍弃生命打下的来之不易的安定天下,交到我们这一代手里还能守护得住这份稳稳的幸福吗?

  “命运天注定,老爷爷,我已经尽力了,能不能起死回生逃过这一劫,就看天数了,不过我相信凭借您的福报,老天爷也会开眼的”

  如此一通毫无章法的扎针,瞬间令得整个大厅鸦雀无声,通过监控视频他们可以在外面看到一切,别说人群中有成名多年的老中医,就是一群不懂行的局外人看到夏青石那手施针的手法也是冷汗直冒,“这是扎糖葫芦吗?”

  夏青石本来就不懂中医医术,这会的扎针完全就是象征性的举动,其实本意就是要把造化神泉灌输进入老将军体内各处,至于施针穴位选择在致命穴位也是无奈之举,老将军已经气血衰败,距离咽气本就只有一步之遥,不以毒攻毒根本无法唤醒老人家体内最后的一丝生机。

  一股雄浑的内力真气以及一股股细微的造化泉水,正源源不断通过夏青石的双手,以及细小的针灸涌入老将军的七经八脉和五脏六腑之中,夏青石看似在有条不紊快速施针,实际上内心早已翻江倒海,老将军年岁太大了,生机几尽枯竭了,就算是将针扎在重要穴位上,也是收效甚微,根本无法唤醒老将军自己的生存意志,夏青石只得不停耗费内力帮助其化开所有的药力。

  造化神泉不愧为天地奇物,进入老将军的体内之后,就开始自主修复衰败的机体,血管肌肉,肝脏,甚至脑细胞也在不停的代谢重生,夏青石通过真气感知,几乎是每一秒钟,老将军体内都在不停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无异于脱胎换骨,夺命重生。

  当然也是因为老将军年纪太大,机体衰败的太久了,造化神泉的效果自然也不会像作用到李雪外公身上那般立竿见影,但经过夏青石这么一通全力以赴的运气辅助舒筋活络,老将军的性命暂时已经无忧了,不过人力终究有穷时,生老病死,转世轮回,一日不成仙,谁也逃不过,老将军年近百岁,已经到了凡人寿数的巅峰,就算还能存活也就是这几年的事情了。

  “咚咚咚咚!”夏青石施针完毕,抹去额头上的冷汗,收回针灸起身的瞬间,老将军病床前的心脏起搏计量仪显示出了强烈的生命气息,老将军的心跳由之前的微弱一瞬间好似灌注了大量的强心剂一般,发出了强有力的蹦跳声,彰显了强大的活力,整个大厅所有人都是紧握双手,发自内心的欣喜若狂,甚至一群女眷因为太过激动无法抑制自己的情绪直接相拥小声抽泣了起来。

  “夏先生?”王院长和那个偶像在夏青石出来之后,当即围了过去,一脸关切道。

  “无碍,不是回光返照的症状,老将军需要静养,暂时性命无大碍了,不过这夺生命造化之事,只此一次,要是再行针违逆天意,小友他自己性命不保,诸位都明白了吗?”

  那化劲高手把脉过后率先开口,夏青石内心当即就是一咯噔“姜还是老的辣,看来真是外公的朋友,是啊,帝都人龙无数,要都是这么搞,以后自己什么也不用干了,只要造化神泉用之不尽,那岂不是他们人人都能长命百岁,或许到时候自己真的要遭受天谴了吧”

  “首长,外交部通知,专机已经等候多时了,说是国外安全的会议您看?”偶像握住夏青石的手一脸真诚感谢道,但还未开口,秘书就小声附耳道,偶像只得微微点头聊表歉意朝着病房中的老人深情张望一眼,眼神中有坚定有喜悦还有大无畏的勇气,随即便在一群安保人员的护卫下快步离开了。

  “谁活着都不容易,这些领导人看似人前风光,但是一旦坐上了这个位置,他自己就算已经是卖给国家了,什么时候都是国家和人民的利益为上,活的一点都没有自我,哎!”看着偶像离去的坚实的背影,夏青石内心暗暗道“还是当农民好,不愁吃不愁喝,只要不犯法,想干嘛干嘛,他们这样的高强度被安排生活,自己还真是想都不敢想,或许也只有这些出身在政治家族的人才能忍受得了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不停操劳吧”

  “小夏跟我走吧!”偶像离去之后,还没有等其他人开口,化劲高手就带着夏青石直接离开了。

  “三弟他还好吗?”跟着老者七拐八拐进入了一间密室,里面的装束同样是古怪的一塌糊涂,要不是活生生就出现在夏青石的眼前,自己非要以为是进入一间道观不可,三清挂像,缭绕的烟火,青色的蒲团,再加上老人的一身古式装扮,跟自己的外公何其的相似。

  “重新介绍一下,我是你外公的结拜二哥,我叫虚无子,出生门派就不说了,道统已经在五十多年前的那次劫难中没落消失了”

  这老头的身份就连自己的偶像都要礼遇,显然也是地位颇高,居然跟外公是结拜兄弟,而外公一直躲藏在魏家滩那荒郊野岭,这都是什么事,身份落差也太大了好不好!完全没有可比性的好不好!

  真是不敢相信要是自己没有开启造化之门,要是外公还是紧守牙关什么也不说,自己这些亲戚真的不知道还要被瞒到什么时候。

  “舅舅舅妈真可怜!”几乎是眨眼的时间,夏青石也开始有些同情自己的两个泼妇舅妈了,有这么一个坑货公公还真是家门不幸啊!

  “一别五十余载了,大哥生死未卜,我和三弟也是分隔两地,我明明知道他的藏身处,却不敢去找他,世事无常啊,也不知道还能活几年,此生有没有机会再见面了”虚无子自顾伤感的嘟囔道。

  “嗯?”听到夏青石的询问,虚无子双眸紧蹙,直愣愣的看着夏青石,双眸无神空洞深邃,后者也被看的后背直发凉。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小夏你终归还是处世不深,以后这种施针救人的事情还是莫要再乱施展了,免得真招来仇家寻事,届时恐怕性命不保”

  号称鬼谷后人的圣手陈沐阳,当年在江湖上的名号还是相当响亮的,不仅武艺高超,医术也是绝顶的高绝,年纪轻轻就获得了医术圣手的称谓,夏青石今天的表现显然也是得到了他的真传了,既然连看家本事都传了,或许当年的事情也都一并告知了也就不奇怪了。

  在虚无子看来,既然陈沐阳已经将夏青石领上了武林这条不归路,与其让他什么都不知情,还不如一切实情告知,毕竟暴风骤雨一旦来临,武林世家的人谁又能够真正的逃脱,做到与世无争?

  爷孙两聊了很久,从虚无子的口中,夏青石得知外公陈沐阳当年有两个结拜兄弟,大哥落凡尘是华夏西部地区有名武林世家落家的嫡长子,虚无子则是来自一个武林门派,也是那个门派年轻一代的代表人物,而陈沐阳就像夏青石所知道的来自一个中医世家,三人因缘际会,早年行走江湖,意外因为一次行侠仗义惩恶扬善的生死冲杀而结识,遂结拜成了兄弟。

  然而好日子没有过多久,在那个朝局刚刚更迭政局还不稳的年代,又碰上九星连珠仙道之门大开的事情,武林龙蛇群雄作乱,三兄弟响应政府的号召平叛,和无数热爱正义的武林前辈先贤一道四处出击,但凡有邪恶之士出山作恶,一律围追堵截除恶务尽,也正是因为如此,得罪了当时的武林主流,导致的结果就是,名门正派不待见,邪修势力又极为痛恨,仙道契机一甲子一次,或许是很多年岁颇大的前辈此生最后一次入仙门的机会,无论正邪谁又愿意错过?

  于是乎可想而知的结果,但凡敢站出来阻止的人大多都没有好下场,三兄弟也不例外,逃的逃散的散,陈沐阳还好说一介孤家寡人,其他俩人就惨了,最终连累了教门和家族,几个月高风黑的夜晚,一切便尘归尘,土归土从这个世界消失了,甚至于三人都不知道凶手是谁?或者说谁们?毕竟他们得罪的人太多了。

  而这一躲就是五十余载,虚无子自己也从一个而立之年的青年,变成了八十余岁的耄耋老人,时光催人老,世事变化无长性,说的就是他们现在的状态。

  之所以老人家一眼就认出了自己,倒也不是什么能掐会算,而是他本身就是华夏宗教局的成员,因为武功高强所以权限极大,利用国家的信息网络这些年早就知晓了三弟陈沐阳的消息,只不过害怕被人寻仇,所以一直避而不见,但并不意味着他不关心自己三弟极其家人的一切。

  “孩子,住在这里面的都是对国家有过重大贡献的领导人,你今天的事情做的对,但也做的有些鲁莽,或许会给你外公带来不小的麻烦,不过也无所谓了,一甲子的轮回即将迫近该来的迟早会来,回去告诉你的外公,有事尽可以来找我,这是我的联系方式”

  递给夏青石一张黑色的卡片,上面有一个简单的电话号码,除此之外一片空白,甚至连名字都没有,这名片印刷的也是有些功底的。

  “会连累到外公吗?或许就算是他本人,也会赞同我今夜的所作所为吧,毕竟杨将军是一个值得所以爱国的华人都敬佩的人,说实话今天这一夜也还真是过得充实,我不后悔”

  拿着黑色的卡片,夏青石就起身告别了虚无子,开始自己还觉得自己没有送出老山参,仅仅只是用道法救人,已经算是做的天衣无缝了,但是经由老人家这么一提醒也不得不一阵冷汗狂冒,凡事就怕有心人探寻,旁人还好,要是碰到外公的仇家知道他还活着,而且还有了一个继承人,只怕自己日后的好日子也就要到头了,毕竟武林人士的行事法则,自己这两天可是亲身经历了,哪有什么章法,完全就是江湖义气以及拳头大小的比拼,死了也是白死。

  但回顾虚无子爷爷的话语,他们当年就是因为爱国才落得如今的东躲西藏的下场,再说救死扶伤本就是医者仁心,就算是外公碰到这种情况想来也会不顾一切的出手的。

  被人领到之前的等候大厅,还是之前那个迎接自己的军官拿着黑头套准备给自己套上,这次的话语之中多了几分发自内心的敬畏,少了几分公事公办的刚硬,杨将军是共和国的第一代战神,每个军人天生的偶像,夏青石今天力挽狂澜,从死神的手中将老将军救回,仅就这一点他就值得所有华夏军人的崇拜和尊敬。

  当然要不是今天晚上这事被国家保密局下了封口令,谁也不准外传,只怕神医夏青石之名顷刻间就可以传遍整片华夏大地角角落落。

  一道年轻刚毅的身影将一个盖有红章的纸张递给了夏青石身旁的军官,后者接过仔细辨识过后,对着夏青石二人笔直敬礼便带人率先离开了。

  “你是?”这人自己不认识,但是有些面熟,毕竟刚才大厅里面那一堆将星闪烁的人影最外围好像有这么一个身影。

  被一群将军围着的中校,一般来说自然不会太过引起旁人的注意,之所以夏青石对他有印象是因为这个人身上的杀气,同样是杀过人,夏青石很敏锐的就感觉到了,这个看上去只有二十五六岁的年轻人身上有着极为浓郁的杀气。

  如鹰隼般犀利的眼神,磨出老茧的双手,行走时随时处于最佳防卫攻击状态的步伐,以及那一身军装紧裹的爆炸式肌肉,这样的人只有一个解释,职业杀手。

  “杨卫军,职业军人,杨将军的重孙子”杨卫军简短的自我介绍到,随即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领着夏青石往外走。

  这里面就跟一个迷宫一样,东西南北纵向通道很多,可谓四通八达,要是没有人领着一时半会要想辨清方向还真是困难,这里可没有什么导引牌,虽然四处都是站岗执勤的军人,但整个医院却异常的安静,来往穿梭的大部分都是军人,显然应该是在军方的某处秘密军事管理区。

  而事后的猜想也在回程的路上得到了证实,越野车一直在山区不停的转悠,每隔一段距离,夏青石都可以清晰的感受到暗处有执勤护卫的哨卡,全程杨卫军都没有跟夏青石说一句话,就像一尊雕塑一样不动如钟,一直到彻底出了山区,汽车拐道进入帝都郊区的大路之上。

  “好了,我们出了军事禁区了,夏先生非常感谢您对我太爷爷今晚所做的一切,您的善举我们全家都会铭记在心,再次非常感谢”

  将车停靠在马路边上,杨卫军似乎有话要对夏青石说,但后者实在想不出来二者有什么好交流的,莫非就冲今天自己的出手,这家伙要代表家族给点意思表示表示,可是看这货一脸耿直的样子,也不像是个会拍马屁长袖善舞的人。

  “杨哥,有什么话就直说吧,不过杨老将军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毕竟你也知道人命自有定数,老将军已经快要百岁高龄,这一次的出手,我是因为仰慕老将军的威名贸然出手已经是违反了命理轮回了,下次再出手只怕我自己也非要遭受反噬不可”

  “夏先生误会了,太爷爷的事情,其实我们做为子孙后代也是亲情使然,一次足矣,绝不会再为难夏先生,之所以单独找夏先生其实也是虚无子道长的意思”

  “对,因为家族出身的缘故,对于宗教局我大概还是了解一些的,由虚道长举荐的人政治身份就不用审核了,绝对没有问题,直说了吧,夏先生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西北野狼战队!”

  “算是,也算不是吧,毕竟你不一样,至多只是挂靠一个编制多一个军人的身份,至于外出执行任务,除非你自己愿意,否则没有人会逼迫你,夏先生,这也是虚道长的意思”

  杨卫军或许是真的天生话不多,又或者是在部队后期养成的沉默寡言的习惯,每一句都说到点子上,不多不少刚刚好,一点废话都没有。

  “虚爷爷给我的护身符吗?国家在职军官,一般流窜作案的宵小倒也罢了,那些教门家族的老怪物应该是惧怕这层身份的,毕竟虚无子跟自己说过,五十余年前的浩劫过后,几乎绝大部分的门派家族都跟宗教局签订了条约,处级以上的国家公职人员和军官是他们绝对不能触碰的红线。当然那条约平时有用,但九星连珠,仙道机缘窥现,或许就是天王老子阻路,他们也要联手击杀了吧”

  接过对方递给的军官证,无论是照片还是钢印都是崭新印制的,军队的办事效率就是高,拿着这个小本本自己也是彻底的服气了,一不小心就成为了上尉了,当然也就是挂个虚名,要想拿薪水不出力怎么可能?人贵在知足,人家帮自己是心意,自己要是不识趣拿着这个小本本到处招摇撞骗就是作死了,显然又只能是一个压箱底的宝贝。

  《极品农庄》已上线微信花语书坊(huayushufang)连载,书号:1958,作者码字不易,请支持正版!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